“全球能源转型非常复杂、挑战巨大,如果处理不当,或引发更大的全球能源危机,带来巨大的经济和政治风险。”

在8月19日举行的“绿色低碳能源变革国际高峰论坛”上,全球能源战略专家、标普全球副董事长丹尼尔耶金在题为《全球能源绿色低碳转型关键问题与创新发展》的主旨演讲中作出上述表示。

丹尼尔耶金认为,能源转型必须依托于能源安全。在该过程中,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扮演着双重角色,既是维持世界经济运转的推动者,又是绿色低碳能源发展的引领者,特别是天然气为全球降低碳排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能源转型的复杂性首先体现在周期性较长。丹尼尔耶金称,目前全球经济体量约90万亿美元,其中82%是依靠碳氢化合物驱动。这一模式在短期间内不可能改变。

以石油为例,1859年,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西部发现了石油,直到1960年石油才取代煤炭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。从传统能源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,也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能源转型的挑战还体现在需要更多的矿产资源。丹尼尔耶金认为,能源转型意味要转向更多的矿产密集型能源系统,该过程中所需矿产和金属规模远超过人们的认识。

锂、镍、钴和锰是电池的重要组成部分,稀土则对风力涡轮机和电动汽车电机至关重要。标准普尔报告称,电动汽车需要的矿产资源是传统汽车的六倍,海上风电场需要的矿产资源是天然气发电厂的13倍。

谈及能源安全,丹尼尔耶金表示,过去几十年,一个高度复杂的综合全球能源系统已经形成,它基于经济效率和管理成本,并不太关心政治。这导致大多数人认为能源安全是理所当然的,能源安全根本不是问题。但目前欧洲正在经历的能源危机,给人们带来了深刻教训。

“这场全球能源危机的原因是,全球对石油、天然气和煤炭的投资不足,且对石油、天然气和煤炭投资的重要性认识不足。”丹尼尔耶金称,如果没有能源安全,就不可能实现能源转型;在能源不安全的情况下进行能源转型,会造成极大的破坏性。

在丹尼尔耶金看来,在能源转型过程中,全球将一直需要强大的石油和天然气产业,以及保持对石油和天然气的投资。

中国工程院院士孙龙德在当日举行的论坛上发言称,2050年全球一次能源需求预计将达186亿吨油当量,油气的占比将占到56%,油气仍将处于主体能源地位,对于全球能源供应仍将至关重要。

但从2015年以来,低油价下油气上游投资大幅下降。欧佩克预计,2020年-2045年油气行业需要11.8万亿美元投资,年均4700亿美元,缺口较大。

丹尼尔耶金表示,油气行业具有的全球成效、工程技术、大规模运营及执行和交付项目的能力,都是未来能源需求所需的能力,有助于为全球能源转型探索新的解决方案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